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虫玩女侠
淫虫玩女侠

淫虫玩女侠

当一个人安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光会过得飞快

眨眼已过了七、八天光景,吕文德在床上跟十夫人大战一场之后正在酣睡,忽然脸上感到一股凉意,立时惊醒,一摸脸上竟有一道水渍,正惊疑间,忽听窗外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谁?」吕文德惊问道。

  「是我,麻烦吕将军您出来一下。」门外应声答道,声音清柔悦耳,不正是黄蓉是谁。

  吕文德又惊又喜,连忙下床披衣前去开门,开门时稳了稳兴奋的心情,隔着半透明的窗户纸向外望了一上,只见月悬西山,已是二更时分,心中暗道:「好个聪明的小娘皮,挑这个时辰来找老子,隔绝了一切有人来暗中帮助老子的可能性,臭娘们,老子这里不要人帮照样把你做了,叫你欲仙欲死从此离不开老子,哈哈!」平定了心情,伸手开门,只见黄蓉浅笑吟吟站在门外,在月色的笼罩下恍惹嫦娥仙子下凡,明丽美艳到极致,见到吕文德,做了个「嘘」禁声的动作,拉吕文德出来,轻轻关上房门,转过身来对吕文德笑道:「奴家半夜睡不着,见月色正皎,能否请大人陪奴家喝茶尝月一番?」吕文德「苦」着脸道:「可是这个时辰已经这么晚了……」「嗯……,奴家都已在内院亭子里为大人泡了上好的茶叶,就请大人屈尊赏光,不要枉费了人家一番心意嘛!」黄蓉扭腰做了个撒娇的动作。

  这个冷冰冰的美人儿平时连正眼都不瞧自己一眼,此刻竟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小女儿态,吕文德心旌神摇,神飞九天,忙道:「如此麻烦夫人前边引路。」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后院一处享了里,里面果然摆放了一应茶具、干果甜品,黄蓉做了个请的动作,两人在石桌旁坐下,黄蓉洒了一杯茶递到吕文德面前笑道:「吕大人,请!」吕文德也微笑着接过茶杯,为免黄蓉起疑故意躲避着黄蓉的眼睛。此刻风清月朗,满院花气袭人,如此良辰美景之下与朝思暮想的美人儿尝茶对饮,吕文德只疑是身在梦中。

  黄蓉与吕文德对饮了几杯之后,叹口长气,将茶杯置于桌上,一脸落寞道:

  「屈指算来我与靖哥哥到这襄阳城已有十数载,这十几年来我夫妇二人一个主外负责前线将士的指挥调动、操兵演练,一个在后方负责粮草军需事务,实在是聚少离多,不怕吕将军笑话,每到今日这样的时辰蓉儿便感到清冷寂寞得很……」说着说着竟眼眶一红,伏在桌子上咽咽饮泣起来。

  黄蓉这番说几分真几分假,倒也不是完全作伪。

  吕文德万没料到这位名震武林,曾经号令天下英豪的女中诸葛竟会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柔弱的样子,一时慌了手脚,连忙坐到黄蓉身侧,轻抚她玉背柔声道:「夫人为了天下的百姓,着实受苦了,吕某恨不能尽些薄力以助夫人,实在惭愧!」黄蓉抬起身来,从腋下掏出一方手帕,低着头一边哭泣一边拭泪道:「奴家就知道这整个襄阳城里只有吕将军最会怜香惜玉,奴家这些苦水也只有尽数说与大人听,以前蓉儿总是对大人不理不睬不假颜色其实都是做作姿态,就是害怕贪恋上大人的温柔,做出什么不轨之举……」一番「真情」的告白只把狗官听得心花怒放,几疑黄蓉说的都是真的,差点没站起身手舞足蹈起来,至于黄蓉后面说的什么完全没听清。

  黄蓉一边哭泣一边倾诉着,忽然抬起头来道:「唉呀,一不小心跟大人说了这许多,教大人笑话了!蓉儿好久没哭得这般痛快了,把眼睛都哭红了,大人你看,蓉儿的眼睛是否红得象兔子眼睛一般了?」被迷得五迷三道的吕文德顺着黄蓉的话望向黄蓉双眼,只见美人的眸子里浓浓的全是化不开的「情意」,顿时呆住了,目光被牢牢吸住再也移不开了。

  这时候黄蓉笑了,笑得是那样的灿烂,笑得眼睛里光芒四射,吕文德痴痴着被这些诡异的光芒笼罩住了,身体一动不能动。

  「我就知道吕大人最好了,断不能忍心让蓉儿伤心难过!」黄蓉笑道。

  「当然,吕某怎么会舍得让夫人这样的大美人伤心!」吕文德痴痴地道。

  「可是前些日子大人对蓉儿做的一件事就让蓉儿很是伤心呢!大人您将人家的贴身肚兜骗了去,蓉儿好伤心哦,大人想要问蓉儿拿就是了,为什么要骗蓉儿呢?」「对不起,吕某知错了!吕某还给夫人就是」「那你说你把那件胸衣藏哪了,奴家现在就去取了来,蓉儿现在真的好开心哟,大人你真好!」「其实我把它藏在了夫人身上,吕某这就帮夫人取出来。」吕文德缓缓伸出两只手径直往黄蓉胸脯摸了过来。

  黄蓉大吃一惊,连忙低下头以手护胸,再次抬起头时,望见吕文德一双充满笑意的眼睛,耳边传来他轻柔的声音道:「我跟夫人开玩笑呢,夫人想要的东西就在吕某的眼睛里面,夫人你看到了吗?」黄蓉迷茫着两只剪水春眸真的定定地往狗官的瞳孔里面搜索着。更多的笑意从狗官的眼睛里散发出来,好似被春风吹拂一般,黄蓉只觉全身暖洋洋软绵绵地,一动也不想动。

  话说这慑心术是极诡异的一门江湖邪术,中术之人会被带进一种极深的潜意识里面,对施术之人言听计从,极为邪恶,江湖正派之人往往嗤之以鼻不愿习之。

  黄蓉心性却随她父亲,向来不屑于此种迂腐的伪道学,自从失手被彭长老以此种邪术所擒之后便对之门邪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瞒着郭靖偷学了来。此术虽精妙,却有一样危害,就是施术之人也要处于元神(现代所谓潜意识)与识神(显意识)临界点,是以只能在被施术者心神被分散的时候加以使用(这也是黄蓉武功高强却不敢强行对吕文德施法而要含屈受辱以美人计勾引他上当的原因),不然遭到被施术人抵抗之时极易被邪术反噬从而反而为被施术人控制,是以黄蓉虽习此法在此之前却从未对其它人使用过。

  当然,如此施术之人比被施术人功力强太多,施术人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反噬。

  这也是黄蓉仗着艺高人胆大而施术对象又是吕文德这样毫无武功的寻常之人,敢于对其两次施法的原因。

  如今不曾料到狗官在背后高人的指点下竟然掌握着反制之术,未及提防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又是在被狗官袭击胸部敏感部位的情况下心慌意乱,竟着了狗官的道反为其所控。

  「夫人,找到了没有?」吕文德小心翼翼道,他初习此法功力浅薄,对黄蓉被控制的程度没有十足的把握。

  「你骗人,里面根本没有!」黄蓉缓缓道。

  「怎么会没有呢?夫人你再仔细找找」吕文德说道。

  「找了,还是没有」黄蓉木木地摇头道。

  「哦,那可能是吕某记错了,夫人你找了这么久也该累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累?全身都使不上力气?」吕文德用言语引导着黄蓉进入更深层次的潜意识里面。

  「是哦,蓉儿觉得好累了,蓉儿好想睡觉。」

  「乖蓉儿,你现在还不能睡,本大人还有话要问你。」「大人你问吧」「夫人,你的小手长得又白又嫩,吕某的十夫人好生羡慕,要我问问夫人,夫人平时都是如何保养的?」吕文德抓起黄蓉的两只小手,一边轻轻揉搓一边问道。

  黄蓉摇了摇头道:「蓉儿没怎么保养,蓉儿的手生来就是如此。」「呵呵,是吗?」吕文德笑道:「不过我看夫人的胸部更白,真的象羊脂一般呢,不知道夫人被胸衣裹着的那部份会不会更白更嫩呢?」他怕一开始就提及黄蓉的敏感部位会遭到黄蓉潜意识的反抗,是以选择迂回先从手部开始逐渐引导到胸部。

  「好象都差不多」黄蓉呆呆道。

  吕文德摇摇头道:「我不信,说不定里面黑得更池塘里的淤泥一样,要不然夫人怎么包得这么严实?」「没有,蓉儿的那里真的是很白的」听到有人说她胸脯黑,黄蓉急得直摇头。

  吕文德道:「我不信,除非夫人解开肚兜儿让本大人看看,吕某这才相信。」「好,我给大人看」黄蓉木木的说着,身体却一动不动。

  吕文德知道这是黄蓉潜意识里守护贞洁的那部份意识阻止了她,于是道:「夫人不敢解开给吕某看,肯定是被吕某说中了,夫人的那里是黑的!」「不是,不是!」黄蓉勐摇头道。

  「那让本大人亲自动手解开证实一下,以还夫人清白,我保证,只看一眼,看完就帮夫人把肚兜穿上。」吕文德说着伸出两只手轻轻分开黄蓉的胸襟,再伸左手到她后颈解开肚兜的衣带。

  水红色的肚兜缓缓从黄蓉胸部耷拉下来,吕文德大气都不敢透一下,睁着一双死鱼眼睛,看着中原第一美人完美无暇的胸部一点一点的在他面前展露真容。

  当两座饱满挺耸的雪山圣峰完全呈露在他眼前,吕文德业已意乱神迷,朝思暮想的两团美肉终于毫不保留地在他面前坦露着它们的绵软香滑,在他眼前以一种优美向上的曲线微微向上翘起,娇傲地展示着它们的坚挺,冰肌雪肤在月色的映射下笼罩着一层圣洁的光辉,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欣赏到它们的美姿,比想像中还要美上千百倍,吕文德看得心潮澎湃,一颗心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以赞美这两团惊世嫩肉的空前绝后。

  「果然是很白,夫人没有骗我」吕文德赞道。

  「蓉儿本来就没有骗大人!」黄蓉缓缓道。

  「只是隔得太远了看不真切,麻烦夫人过来坐到吕某的大腿上,以让吕某欣赏得真切些,让吕某相信夫人的酥胸把天上的仙女们都比下去了!」吕文德压抑住颤抖的声音道。

  带着一颗被承认的娇傲的心,黄蓉缓缓站了起来,娉婷走到吕文德大腿之间在他右腿上坐了下来。立时一股幽香沁入心脾,温香软玉近在咫尺,吕文德做梦般伸出右手搂住黄蓉滑软的纤腰,左手抬起到她右乳尖下,曲伸食指撩拔她红润娇嫩的乳头,每拔一下黄蓉的娇躯便震一下,发出「哦」的轻唿,秀眉紧蹙似是不能承受这样强烈的剌激。

  「夫人以前有这样被男人拔弄过乳头么?」吕文德大感意外地问道。

  「没有」黄蓉摇头道。

  「连你靖哥哥也没有?」

  「没有,他不懂得这些!」

  「真是浪费!」吕文德小声嘀咕,心想:「不过这样倒也便宜了老子,捡了个新鲜,老子没得到中原第一美人骚屄的初夜得到了她美乳的初夜,也算聊补遗憾」,随即柔声问道;「我这样弄你,是不是很舒服?」「嗯……」黄蓉渐渐习惯了乳头被拔弄的感觉,身体不再颤抖,乳尖传来的一阵阵电流式的快感袭向心头,令头芳心战栗,全身酸软无力。

  吕文德屈五指按住雪乳的下方一边挤捏一边向上推,低下头深深吮住被高高推起向上的乳头,「哦……」黄蓉仰起颈脖发出一声娇喘。

  「又白又嫩又香,夫人的乳房真是天下无双,人间之至宝!」吕文德边吸边赞道:「夫人,你要记住,以后如果有哪个男人象老爷今日这样赞美你身体的某个部位,说明这个男人定是喜欢夫人,想要跟夫人上床。」「喜欢我?上床?」黄蓉痴痴地重复着。

  吕文德紧紧吮住黄蓉娇嫩的乳头向上牵扯,将黄蓉的右乳象扯橡皮筋一样拉到极限,再突然松口,乳房立刻弹回到原来的形态,并在反弹力的作用下四周晃荡,激起一波涟漪。

  黄蓉哪遭受过这样的剌激,只觉乳房发胀发紧,有一种紧迫的难受感,这种紧迫感在乳房被男人挤压吮吸的时候迅速得到渲泻化为一种美畅的快感,但在男人放松乳房的时候这种紧迫又更强烈地充斥于乳房内部,于是乳房对男人的挤压吮吸产生了一种期待,这种期待在紧张、渲泻的循环中变得越来越强烈,以致于黄蓉不自觉得摇动胸部将乳房往男人的手里、嘴里送。

  少了显意识的压制,黄蓉对自己的这种反应并未感到羞愧,反而发出一声声「哦……好舒服……好爽!」的淫叫赞美。

  吕文德抬起头来,左手按住黄蓉左乳象揉面团一般转着圈将它揉出各种各样性感的形象,一张臭嘴凑到黄蓉右耳边柔声问道:「夫人是不是第一次这样被男人摸奶子?」「嗯……是……」黄蓉咬着下嘴唇道。

  「夫人允许这个男人摸你奶子的,是不是代表夫人您喜欢这个男人?」吕文德继续问道。

  「我……我不知道……」黄蓉连着摇头道。

  「不知道?难道夫人会允许你不喜欢的男人摸你的奶子?这不变得更青楼里的妓女一个样了吗?」「不,我不是妓女!我不是!」「所以夫人一定是只允许自己喜欢的男人摸自己的奶子,是吗?」「是的,蓉儿只让我喜欢的男人摸我的奶子!」「那么现在在摸你奶子的人是谁?」「是……好象是吕大人。」「那是不是代表夫人你喜欢他?」「不……蓉儿不喜欢!」

  「不喜欢你让他摸你奶子?」

  「我……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这个男人,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黄蓉忽然情绪变得激动起来,摇着头直叫。

  吕文德吓了一跳,连忙道:「好,好,不喜欢,夫人说不喜欢就不喜欢。」黄蓉这才安定下来,吕文德脑门惊出了一头冷汗,要是把黄蓉惊醒那就万事皆休了,心里暗骂:「你这个臭婊子,对老子的抵触心理这么大,老子现在还不是在享受着你白花花的大奶子!」,看来还得再迂回迂回,一定要想办法在黄蓉潜意识里输入她喜欢自己的意识,不然今晚所做的一切全是白费。

  「那请夫人说说看,夫人会喜欢怎样的男人?」吕文德平复了下惊慌的情绪问道。

  「蓉儿喜欢靖哥哥那样的男人!」

  「喜欢他什么呢?」

  「这个……蓉儿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喜欢」黄蓉若有所思道。

  「夫人一定是喜欢对自己温柔的男人,是不是?」「应该……是吧,蓉儿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会不清楚呢!夫人喜欢郭靖不就是因为他对你很温柔吗?想想看,当初他请夫人吃饭送夫人汗血宝马,夫人就在那会儿喜欢上他了,难道不是因为喜欢上他的温柔吗?」这些事情都是黄蓉跟十夫人唠家常的时候说给十夫人听的,十夫人再转述给了吕文德。

  「是,我喜欢靖哥哥的温柔。」

  「所以以后有别的男人对夫人温柔,夫人也一定会喜欢他,是也不是?」「这个我不知道,应该不会吧。」「会的,夫人一定会的,你记住,你喜欢对你温柔的男人,来,重复一遍我说的话。」「我喜欢对蓉儿温柔的男人」黄蓉听话地重复道。

  吕文德继续问道:「那郭靖身上有哪些是夫人不喜欢的呢?」「我说不上来。」「夫人你一定不喜欢他不解风情,你看你为他精心准备的妆扮,准备的漂亮衣服,他也不知道夸赞你一下,你当时是不是很气恼?」「是的,这确实是靖哥哥不好的地方。」「所以夫人很喜欢会赞美你的男人对不对?」「嗯,蓉儿喜欢懂得赞美蓉儿的男人。」「知道你靖哥哥为什么不会赞美你?因为他的姓氏里面没有『口』字啊,只有姓氏里面有『口』字的男人才懂得怎么赞美女人,最好有两张『口』,多了就显得油嘴滑舌了,这一点夫人一定要记住哦!」「蓉儿记住了!」黄蓉点头道。

  「还有,他老是把夫人一个人扔在家里,让夫人在家里空虚寂寞,这一点夫人也很是不喜欢,对不对?」「我不喜欢,我不想过得很寂寞。」「所以啊夫人还喜欢天天守在夫人身边,天天缠着夫人的男人对不对?」「这个……」「夫人难道喜欢一个人在夜里孤床冷枕,连个说贴心话的人都没有?」「不,蓉儿不喜欢,蓉儿喜欢天天跟我在一起,缠着我的男人。」「嗯」吕文德对这个进程很是满意,继续道:「还有,你看你靖哥哥孔武有力,一身肌肉硬梆梆的,靠着他就象是靠着一块冰冷的石头一样,你说他要是肥胖一点,是不是就更完美了?」「这个,好象是有点……」黄蓉木然点头道。

  「你看你现在坐在老爷我的怀里多软乎,就象坐在棉被上一样舒服,是不是?」「嗯,好象是胖一点的比较舒服!」「所以以后夫人会喜欢更胖一点的男人,最好跟本老爷一样胖,夫人要记住了!」「好的,蓉儿记住了。」吕文德一点一点地将黄蓉潜意识里喜欢的男人的形象往自己唯一符合的条件上引导,这样既不引及黄蓉潜意识的抵抗又为以后自己接近美人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其用心之卑鄙令天上的玉兔也看不过去了,早早地沉入了山岭,四周一片寂静漆黑,似乎暗示着黄蓉以后悲惨的命运。

  这样黑暗的环境却让黄蓉的感官变得更加敏感,只觉被男人团揉的乳房上酥麻电涌,全身的每一颗细胞都随着被按抚的乳房激活燃烧着,向周围释放出强烈的电流,身体变得发热发烫,唿吸也急促不均起来。

  美人这种湍急充满诱惑的唿吸声也在暗黑的环境里剌激着狗官的神经,吕文德循声逐芳准确地在黑暗中捕捉到了美人的檀口,送上一个深深的窒息式的湿吻。

  陷在潜意识中的黄蓉本能地用手在狗官胸前推拒着,皱着眉头脑袋向后用力拔,试图摆脱男人充满口气的吸吻,但嘴被狗官的大嘴牢牢吸住如何摆脱得开,狗官灵活粗噪的舌头在美人牙关还未来得及关闭之前迅速钻入檀口,追逐着那要柔嫩至极的丁香美舌。

  中原第一美人的婚外初吻在两次死里逃生之后终于宣告被剥夺!

  丁香美舌本能地向后避缩着,却被入侵者步步紧逼,终于避无可避被牢牢缠住,无奈地与侵入者纠缠缠绕在一起,只到美人儿发出「嗯嗯」甜美的鼻哼之后,这条强壮的入侵者才满意地松开这一方香郁柔滑空间的主人,在四周每一个角落搜刮劫掠一番之后,带着满身的琼浆玉液将柔弱的主人劫持出了馥郁香兰的家园,将它暴露在空气中肆意搜刮扫舔,细细地划弄着它上面每一寸敏感的粘膜,舔完上面再舔下面,最后还不满足,将它带入一浊臭的所在,任意奴役着。

  娇生惯养的丁香被从天堂带入到地狱,只能柔弱地屈服,在被劫掠者好一阵蹂躏之后终于回到温润的家中,喘息未定又被侵入的劫掠者捕获住劫持到它污浊的老巢,香软的美舌在这样的捉放游戏一次次回到呵气如兰的家园里为地狱里来的使者贡奉上甘甜香浓的琼浆。而侵犯着也会适时地给它些许奖励,给它一些温柔的抚慰。

  原来接吻也可以在这样狂暴与温柔的转换之间带来前怕未有的极致体验,与靖哥哥只知道木讷地含住她两片朱唇象野猪啃食一样地噬啃不同,这个男人的吻粗野时可以如急风骤雨,几欲将她肺里的空气都吸了出来,带给她一种窒息式的快感,温柔时却又象润物无声,将她口腔里每一处敏感点都撩拔得恰当好处,促使她檀口内三大唾液腺——腮腺、舌下腺以下颌下腺与口腔壁的众多小沾液腺共同协作为他制造出一波波甘芳的玉液,供他品食欣尝。

  与此同时男人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在她身上大摸特摸,她身上每一处不容男人玷污的敏感部位:胸部、腰腹、臀部、大腿以及阴户都一一被他沾染,虽然大部分都隔着一层衣物,但也足以让她崩溃,身体感觉好象要沸腾了!

  黑暗中狗官终于松开了她的小嘴,让她得以顺畅唿吸,上面的嘴刚被解放下面的嘴又惨遭沦陷,吕文德的左手从黄蓉裤档插入,直接肉对肉按上了她的阴户,这让黄蓉一阵玉体轻颤,她身上又一处紧要部位且是最紧要不可亵渎的部位被一个不是老公的男人染指了!

  「夫人,我再说一遍,从今往后会有一个姓氏里带『口』的胖男人出现在你身边,时常地守着夫人缠着夫人,赞美你,赞美你的容貌、赞美你的身体、赞美你的气质、你的智谋武功,还会赞美你身体的某一部份,甚至还会一边赞美一边抚摸夫人,这个时候夫人你的身体就会很兴奋,就象现在一样兴奋,夫人你要记住,这会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你会慢慢地喜欢上他,一定要记住哦,现在请夫人重复一遍!」吕文德开始将刚才注入到黄蓉潜意识里的有利于自己的指令串联起来,以加强她的这种意识。

  「今后会有一个姓氏里带『口』字的胖男人出现在蓉儿身边,时常着守着蓉儿缠着蓉儿……」黄蓉机械地一字一句地重复着。吕文德在口述的时候故意很缓慢的语速并在一些关键字上有意加重语气,这一切都是为了强化蓉儿的这些意识,是以黄蓉重复的时候语速、咬字几乎与他如出一辙,这带来了一项吕文德意想不到的效果:那就是这等于是黄蓉在自我催眠!

  当黄蓉重复完以后,吕文德高兴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夸道:「真乖!」「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她应该会怎样做呢?」吕文德继而问道。

  「她会对这个男人很温柔,对他言听计成,愿意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一切以他为中心,崇拜他仰慕他!」黄蓉缓缓地说着,却未如狗官所愿说出要跟这个男人行房的话来,这让吕文德甚为着急。

  「还有呢?」吕文德追问道。

  「还有?蓉儿想不起来了」黄蓉摇摇头道。

  吕文德心里愈发地着急,这条指令不装进黄蓉的潜意识,只怕日后就是让她喜欢上自己她也未必肯跨越世俗礼法的障碍为自己献身。正无计可施之计忽然一拍脑门,暗道:「是了,这黄蓉与郭靖自成婚以来房事本来就不多,每次行房都是以传宗接代为目的,是以在她心里这一条根本就不是女人为男人付出的事由,看来还得冒冒险强行把这一条灌输进她的元神,希望她在此刻情欲萌动之际不会太起抵抗之心。」于是一边用中指在黄蓉的屄缝上划动着一边说道:「当然还有,那就是要为这个男人献上你的身体啊!让他可以抚你的奶子摸你的屁股,吸你的乳房亲你的小嘴,让他可以将他胯下的大肉屌插进你的屄里,让他在你的身上得到满足、快活!」吕文德说完,将黄蓉的左手小手拉到自己胯下,引导她握住自己挺耸的阴茎道:「夫人切记,只有象这么大的大肉棒子才有资格插你的屄,别的你一概不须理会。」「可是……」黄蓉咬住嘴唇脸现迷茫之色道:「这种事情不是只有跟丈夫才能作么?」吕文德忽然灵机一动道:「夫人何苦遵循这些全无道理的世俗礼法?为何男人可以喜新厌旧三妻四妾,却要女子从一而终?这太不公平!夫人不是一向最讨厌这些世俗教条、虚伪假道学么?」「世俗礼法什么的,蓉儿最是讨厌了!」这种藐视世俗礼法的意识在黄蓉从小对父亲所作所为的耳濡目染中,一直就潜藏于心底,只是自从喜欢上郭靖以后,不得不以他的价值取向要求自己,是以被压抑转换成了一种潜意识,此刻正好被狗官当作一种突破口,为他在黄蓉内心植入不必为丈夫守贞的意识找到一条捷径。

  这一切都是因为黄蓉跟十夫人聊了太多自己的家事,让狗官掌握了许多她内心真正的想法所致,如果黄蓉得知自己以后沦为狗官胯下玩物的悲惨命运全是因为这些不经意的小事所推波助澜的,一定会悔不当初。

  「现在夫人还会认为自己的屄只能让丈夫一个人享用了吗?」吕文德趁热打铁问道。

  「不,蓉儿要将屄给自己喜欢的男人插,蓉儿要让自己喜欢的男人快活!」黄蓉斩钉截铁道。

  「真乖!」吕文德内心狂喜,这条至关重要的指令终于植入成功,这为他以后能否成功打开中原女侠的生命大门注入了最大的胜算。

  吕文德将左手从黄蓉裤档里抽出来,递到黄蓉眼前道:「夫人,你看。」黑暗中只见一条晶亮的银丝从狗官食指与拇指之间呈一张弧线垂了下来,黄蓉睁大眼睛惊奇地道:「咦,这是何物?」「这就是夫人的淫水啊!」吕文德道:「如果夫人的下面在一个男人面前流出这些东西的时候,就说明夫人想要让这个男人插你的屄了,到时夫人千万不要犹豫,脱下裤子让这个男人插就是。」「淫水?蓉儿为什么会流这种东西?」「因为这可以起到润滑的作用啊,方便男人将屌插到夫人身体的最深处,从女子身体里流出来方便男人来插她屄的液体,这本身就说明女人天生就是要让男人来插屄的,所以以后夫人假如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一定要记得把你的小香屄送给他插,这样这个男人就会更加喜爱珍惜夫人,对夫人更加温柔体贴。」「可是这种事情不是在要生小孩儿的时候才会做的么?」「哈哈,郭夫人此言差矣!」吕文德笑道:「男女交媾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用身体相互取悦对方,以享受人间之极乐,所谓生小娃儿之类的不过是稍带的结果。」「你们男人为什么都这么喜欢插我们女人的屄?难道这真能让你们快……活?」黄蓉的性经验实在浅薄的可怜!

  「它不仅能让我们男人快活,更能让夫人欲仙欲死,品尝到做女人真正的美乐!夫人不信,可以现就脱下裤子来,让本官教会夫人怎样利用自己的骚屄服侍男人!」吕文德邪恶的说道,在为黄蓉潜意识里植入那个最重要的指令后狗官显得很放松,行事也逐渐大胆起来。

  「吕大人这是要插蓉儿的屄吗?可是蓉儿并不喜欢吕大人呀!」黄蓉此时的智商与及笄少女无异。

  吕文德笑道:「我这是在教夫人啊,放心,本官不会真的插进去,只是做做样子,乖,站起来,把裤子脱掉坐到桌子上,两条腿分开支在桌缘,让本官看清楚夫人的屄,以判断用哪种方法来插可以令夫人感觉到最舒服。」黄蓉果真默默站身来面对吕文德,却一直站立着不动。

  「夫人怎么不脱?」吕文德抬起头来望着黄蓉道。只见黄蓉脸若桃花之初绽,满脸娇羞之色,一时看得痴了。

  「蓉儿害羞,蓉儿不敢脱」黄蓉颤抖着声音说道。

  吕文德道:「夫人要乖哦,你不脱叫本官我怎么教夫人呢?我不教夫人,夫人以后遇上自己喜欢的男子不懂得用屄服侍取悦他,夫人可要后悔莫及了!」在狗官的鼓动下,黄蓉终于用她的纤纤玉手解开裤带缓缓将裤子褪了下来。

  借着微弱的星光,吕文德眼看着朝思暮想的美人最吸引诱惑他的圣秘部位一点点地暴露在他眼前,只见一片平滑的三角雪原之上隐隐约约有一簇模模煳煳的倒三角黑影,那想必就是美人乌黑卷柔的阴毛了,当裤子全数褪下,在黑暗中但见玉润平滑的小腹两侧沿着两条优美的曲线斜向下汇入站直并扰着的两条优美葱嫩的大腿之间,形成诱人怦然心动的三角平原,三者交汇之处是那深幽的玉溪芳润,在暗黑的光线下若隐若现,更添神秘。

  吕文德咽了一口唾沫道:「嗯,夫人做得不错,现在坐在桌子上去,两腿分开……」……当吕文德坐到黄蓉两条大腿之间,两只手抚上她雪嫩的大腿上时,才发觉玉人全身都在颤抖,既使是处在潜意识的控制之下,第一次向男人打开身体上最不可向外人展示的神圣部位,这种剌激的程度还是远远超出了黄蓉的承受力,之所以未在这种剌激之下立刻清醒过来,全是因为吕文德富有技巧的淫弄带给她身体上强烈的快感,使得潜意识迷恋上了这种游戏,强硬地霸占着主导女主人行为的控制权,失去主导地位的显意识即使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却了无可奈何。

  这时吕文德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方盒,嘴中喃喃道:「这本来是老子贪污了朝廷的贡品准备送给你来讨好你的,现在却用来欣赏你的骚屄,也算是物尽其用了!」说着打开上面的盖子,立时荧光四射,照得四周围一片晶亮,竟然是一颗拇指大小的夜明珠。

  吕文德将夜明珠置于黄蓉胯下桌子上,黄蓉的隐秘花瓣立刻被照得一清二楚,只见两条大腿之间,两片肥厚饱满的大阴唇肉微微向外拱起,形成一道美妙的窿起,中间那道迷死天下群雄的紧窄细缝,既使在两条大腿已经分开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紧闭,将多褶红嫩的小阴唇肉夹得紧紧的,只露出少许,恰似束口的荷包,果然就是他最喜爱的馒头屄形状,即便是阅屄无数的他也未曾见过如此完美精致的馒头屄,两侧优美的弧线、饱满富有弹性的窿起以及紧窄细致的屄缝,每一条曲线都优美诱惑到极致,仿佛是手艺最精湛的工匠用天下最通透的美玉雕琢而成,毫无瑕疵,最要命的是那一层白嫩晶莹的雪肤屄肉,细嫩得仿佛可以掐出水来,又象是少女娇靥一般,白里透着红,轻薄得吹弹可破!细缝的顶端是一小簇乌亮的阴毛,卷曲而柔细,每一根都散发着性感的媚惑,单是阴毛带来的性吸引力就已经足以令男人痴迷不已,这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天下第一美屄啊!上天对这个女人真是有着非比寻常的偏爱,竟然将如此多完美的优点汇于她一身,完全就是派来勾引我们这些贪香好色之辈的天下尤物啊!

  吕文德伸出颤抖着的右手,用大拇指与食指捻住一小簇阴毛,向上提扯了几下,每扯一下黄蓉便发出一声诱人的淫呻,身体跟着抖动一下,接着身体剧颤不已。吕文德细细的梳理着这簇天下无双的阴毛,梳理成整齐的倒三角形状,接着又一通乱拔,这这些好不容易梳理顺畅的阴毛拔成一蓬乱草,接着用细细的梳理起来,如此往复,仿佛把这簇阴毛从理顺到拔乱再到理顺就是他最乐此不疲的本职工作。

  吕文德又用嘴噙住黄蓉的阴毛,用嘴唇随机含住一部分向上牵扯,间或用舌头在上面撩舔,用敏感的舌头感受着美人阴毛的纤细柔软。黄蓉的阴毛因为沾上了他的口水,变成一小簇一小簇的粘连在一起,显得杂乱不堪,早已看不出原来的倒三角形状,反而看上去象似变换成了菱形。

  女人的阴毛是让女人最感羞耻的部位,此刻被狗官恣意地淫弄,这让黄蓉心里生出一股强烈的羞耻感,这种羞耻感却象是一味药引子,将她体内的欲望更强烈地催化出来,同时让她最感羞耻的部位被男人细细的呵护,让她心生一种连阴毛都可以被他这么温柔地爱惜那她整个人也应该会更被他珍惜呵护的错觉,芳心款款竟然生出一丝甜蜜。

  当吕文德舔弄完阴毛抬起头来时,惊奇地发现黄蓉原先紧闭的美人缝此刻竟然微微张开来,里面晶亮晶亮地分明沁着一些润滑的爱液,于是伸出食指如勾由下往上抠弄了一下,在黄蓉「哦呜……」的一声娇呻中,指尖与美人屄缝间牵出一条长长的银线。吕文德将手指举到黄蓉眼前,黄蓉好奇地向下望去,羞涩地发现这条银线连接着的是自己从不示人的阴户花瓣,恰似系在自己花瓣与男人手指之间的月老红线,不禁脸上泛起两朵醉人的晕红,娇羞无限地娇吟道:「哦,吕将军我不来,奴家好害羞哦!」吕文德笑道:「更让夫人害羞的还在后头呢!」说着伸出左手食指与大指按住黄蓉左右两瓣肥嫩的大阴唇内向两边分开,只见一道天底下最动人的景色赫然展现眼前,在一片粉红嫩肉的中间,两片红嫩滑润的小阴唇紧紧地合抱在一起,忠实的守护着下面的美人淫洞,在淫水的浸润下微微战栗,恍若饮露之娇花出水之芙蓉,在微风中轻舞的美姿,真是梨花带雨不足于形容其娇、姹紫嫣红不足于形容其艳、春色无限不足于形容其旖旎,猎艳数十载还是头一次有女人的美穴能让他这样如痴如醉不能自已。

  这样的倾国绝色近在咫尺之间十几年,今日方得初尝芳滋,是否也算是老天对他的一种惩罚呢?这样柔嫩的美肉使得吕文德竟不忍心用手指去拔弄她,而是低下头伸出舌头用他身上最柔软的部位小心翼翼地轻扫,仿佛她们是一块一碰就醉的白玉豆腐!

  即使是这样轻巧的动作也给花径始今缘客扫的黄蓉带来强烈的剌激,娇躯剧然的抖颤,尤以最接近花瓣的臀部为最,其抖颤的程度竟使得花瓣玉溪间流淌着的爱液溅起点点水花,溅在狗官的脸上。强烈新鲜的快感冲击着黄蓉的中枢神经使得这位性体验极为缺乏的女侠少妇发出「呜呜呜」的类似小儿啼哭的呻吟,曾经叱诧风云领袖群雄的一代武林女英此刻竟发出如此娇弱哀婉的声音,再配合似痛苦似享受的妩媚娇靥,楚楚动人受欺负的表情,怎能不让促使女侠作出这一有着明显的对比转变的男人雄心勃勃,生出自豪的征服快感!

  耳边是女侠如泣如诉的凄美淫呻,鼻子底下是一股淡淡的幽香,似麝如兰,有着似春天被小雨滋润后芳草的清香,又有着八月桂花盛开的甜香,果然不枉是被自己苦苦思慕了十年之久的第一美人,花瓣竟有着如此丰富富有层次感的香味!

  吕文德细细地舔弄着这百世难逢的极品美穴,眼睛一动不动欣赏着这副美穴在自己舔扫下的媚姿,眼前分明惟馨香一朵,落在他眼里却仿佛置身花海,姹紫嫣红开遍,满目繁花尽染!两片小阴唇嫩肉在他不断的舔扫下,颤栗着向两边分开,就象是在微风中绽放的小花,渐渐地将下面的美人骚洞暴露在他眼皮底下,那股富有层次的馥郁香气更浓了,还另添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闻着似催情迷药令人情欲喷发的不知名香气。

  只是这样看着、闻着吕文德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肉棒已经充血挺涨到了要暴裂的边缘,整个棒身有种令人兴奋的涨痛感,如果不是阅香数十年换来的好定力此刻只怕已经一泄如注地暴浆了,那传出去自己就要在淫界被贻笑大方了。

  初遭男人窥探的桃源玉洞兴奋的翕张着,其紧窄的程度为吕文德生平之仅见,看着比平时书写家信的毛笔笔管子大不了多少,新鲜红嫩屄肉在淫水的浸润下显得更加娇艳媚荡,诱惑着男人将肉棒置入其间,细细地体会它的柔滑细嫩温润紧致,这样的小穴要是将自己的大家伙插进去该会有多紧啊!吕文德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跳起来迅速将裤子褪至脚下,右手将昂首耸天硬得象铁一样的大肉屌很坚难地压下来对准女侠的迷人穴口准备插入,不甘屈服的老二一阵阵脉动想要抬头,棒身隐隐胀痛,纵横淫界数十载,老二头一次这么不听话,也许久没有过这般硬挺了!眼看一代贞洁高贵的女侠就要失身于此,满院的鸣虫也不平的高声抗议起来,老天不应该这么不公平的!难道黄蓉悲惨的命运就此要开始了吗?……

【完】